Saturday, June 16, 2012

欧洲银行系统分裂攸关欧元区存亡

欧洲银行系统分裂攸关欧元区存亡
2012年 06月 15日 07:30
David Wessel

攸关欧元生死存亡的最大威胁可能并非希腊退出欧元区,而是欧洲银行系统分崩离析。

金融市场已经为希腊迟早脱离欧元区这一概率越来越大的事件做好了准备。虽然不排除未来有其他欧元区成员国效仿,但把希腊退欧作为一个个体性事件来看似乎更加合理,因为该国毕竟有着惊人的政府债务,而且政局又不稳定。

更大的风险实际上来自于推进了十年之久的欧洲银行业一体化进程正在破裂瓦解。这不仅使东欧、南欧国家的信贷供应受到威胁,加剧了他们的经济问题,而且还使欧洲作为一个经济统一体存在的概念受到质疑。

欧洲银行业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一直在逐渐朝单一市场的方向发展。“单一银行许可”制度的推行甚至早于欧元的出现。跨境并购和跨境开设分行的热潮不禁让人们幻想,欧洲各国银行业和金融市场将最终融合成一个强大统一、足以与美国匹敌的金融市场。

德伊森贝赫金融学院(Duisenberg School of Finance)院长Dirk Schoenmaker表示,到2009年,欧洲的银行已经成为全球国际化程度最高的银行,境外业务比例高达50%(一半在欧洲、一半在世界其他地区),而美国和亚洲银行的境外业务比例只有28%和15%。

随着金融市场向境外拓展,人们的设想是,信贷成本将更低、供应将更充裕、配置将更加高效。而银行向境外拓展将使他们的业务更加多元化、风险更低。比如,西班牙银行不再只受理西班牙存贷款业务,西班牙公司也不再只限于向西班牙银行申请贷款。

时光一晃到了眼前,欧元区各成员国银行不愿相互拆借资金,因为担心对方无法偿还借款。2011年底,欧元区银行间资金拆借规模较2008年的峰值下降了60%。资金不再通过银行与银行间的正常渠道流动,只经由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流动。欧洲银行业的一体化进程让位于把资产和债务圈在本国境内的紧迫性,雄心勃勃的全球扩张计划也让位于通过减少海外放贷(不仅针对欧洲其他国家,也针对美国和亚洲)来提高缓冲资本的迫切需要。

这一趋势早在西班牙问题暴露之前就已经出现。去年秋季,《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曾经报道,德国银行业监管机构责令意大利裕信(UniCredit)停止从其德国分行借入大量欧元资金的行为,令市场震惊。本月早些时候,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公布,去年第四季度银行跨境贷款降幅创2008年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闭以来之最。报告指出,当前银行跨境贷款减少为全球现象,但主要发生在欧元区,因为当地银行面临去杠杆化的压力。

欧洲银行业分裂的趋势还在加剧。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 6月初表示,一体化的进程已经停止。这就像是医生告诉你全身的血液不再流动一样,这是出现急性病痛的症兆。如果银行不再相互拆借资金,他们也不会愿意向企业或个人提供贷款。

德拉吉表示,欧洲银行业已经出现一定程度的分裂。这还是保守的说法。如今,银行和投资者购买非本国政府债券的意愿越来越低,境况较好的北欧银行也不愿意把钱借给南欧和东欧的客户与政府。

前瑞士央行行长Philipp Hildebrand描述了由此而来的后果:假设有一家奥地利企业和一家意大利企业,他们生产相同的产品,卖给奥地利提洛尔的客户。区别在于,意大利企业虽然本身没有任何问题,但融资成本要比奥地利企业高六个百分点。因此无论进行怎样的结构性改革,光融资成本这一条就足以抹杀掉全部的努力。

银行呆在本国闭关;各国监管部门采取措施,保护本国银行不受欧洲其他国家问题冲击;政府重新修建防护墙,保护本国纳税人不必为拯救其他国家的银行埋单;发展尚处于初级阶段的泛欧债券市场正在退化成早先的各自为政;借贷活动正在减少。所有这一切对欧洲都没有好处。

这就是为什么当前媒体的头版头条关于政府紧缩预算的内容少了,关于联合支持银行业的内容多了。除做出救助西班牙银行业的最新决定外,欧洲还在讨论加强泛欧银行业监督机构职权、创立泛欧存款保险基金等事宜。

Schoenmaker认为,金融稳定、银行业一体化与各国实施独立金融监管的目标不相容。但是法德两国的大银行反对由一个独立的欧洲监督机构统一监管各国银行。创建泛欧存款保险机制的想法也让德国担心,该国纳税人可能会被要求为西班牙和意大利人的存款提供保障。

事实证明,欧洲货币联盟处于一个不完整的危险境地。欧洲创立了单一货币,但大部分欧元以银行存款而非纸币的形式存在。要解决问题,就需要建立一个统一的银行业监管体系。欧洲正在意识到这一点的重要性。

(编者按:本文作者David Wessel是《华尔街日报》专栏“Capital”的专栏作家。该专栏着重分析经济状况、以及影响全球生活的其他事件。)

Source/Extract/Excerpts/来源/转贴/摘录: 华尔街日报
Publish date: 15/06/12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Warren E. Buffett(沃伦•巴菲特)
Be fearful when others are greedy, and be greedy when others are fearful
别人贪婪时我恐惧, 别人恐惧时我贪婪
投资只需学好两门课: 一,是如何给企业估值,二,是如何看待股市波动
吉姆·罗杰斯(Jim Rogers)
“错过时机”胜于“搞错对象”:不会全军覆没!”
做自己熟悉的事,等到发现大好机会才投钱下去

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

“犯错误并没有什么好羞耻的,只有知错不改才是耻辱。”

如果操作过量,即使对市场判断正确,仍会一败涂地。

李驰(中国巴菲特)
高估期间, 卖对, 不卖也对, 买是错的。
低估期间, 买对, 不买也是对, 卖是错的。

Tan Teng Boo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defensive stocks.Every stock can be defensive depending on what price you pay for it and what value you get,
冷眼(冯时能)投资概念
“买股票就是买公司的股份,买股份就是与陌生人合股做生意”。
合股做生意,则公司股份的业绩高于一切,而股票的价值决定于盈利。
价值是本,价格是末,故公司比股市重要百倍。
曹仁超-香港股神/港股明灯
1.有智慧,不如趁势
2.止损不止盈
成功者所以成功,是因为不怕失败!失败者所以失败,是失败后不再尝试!
曾淵滄-散户明灯
每逢灾难就是机会,而是在灾难发生时贱价买股票,然后放在一边,耐性地等灾难结束
  • Selected Indexes 52 week range

  • Margin of Safety

    Investment Clock

    World's First Interactive Investment C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