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6, 2012

“水晶球”——吉姆·罗杰斯的投资预言

直播智慧山:“水晶球”——吉姆·罗杰斯的投资预言
来源:搜狐焦点网天津站 2012年06月09日

滨海高新区宣传部将联合智慧山、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华章经管在天津滨海高新区海泰大厦三楼报告厅举办“《水晶球》- 吉姆·罗杰斯的投资预言”讲坛活动。届时,吉姆·罗杰斯先生将与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中国证券金融公司总经理聂庆平共同回顾并解读其传奇般的投资生涯,与各界嘉宾共同分享并探讨其投资经验与投资预测。

主办单位:
  天津滨海高新区宣传部
  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
  天津南开允公集团
  华章经管
  时间:2012年6月9日 下午3:00
  
以下为直播内容:
  王巍:大家好,我是王巍,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非常高兴在智慧山举行活动。就像我们在北京举办了很多活动,很多人也从天津到北京听,今天我知道在座的有很多北京、杭州、上海各地的朋友来,感谢你们到场。谢谢。

  读书可能不能改变世界,但是读书可以丰富人生,我们不断地将各行各业做出一定成就的同事或者朋友请到这来交流,是希望大家开阔眼界。今天我们邀请了两位重要嘉宾,一位是吉姆·罗杰斯先生,美国著名的投资大师。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他在20年前到中国来,他今天到天津与我们分享他的投资经验,同时我们请到了非常重要的一位学者,尽管在市场没有他那么有名,他是聂庆平先生,他是中国证券金融公司的总经理。聂庆平先生是中国证券市场的重要的先驱,他直接推动了中国最早的资本的开放,是H股、B股的早期设计者和参与者,在证监会长期担任领导,现在正在组建中国证券金融公司,应该是推动中国市场金融现代化的一个重要尝试。他写了一本书叫《看多中国》,这也是出版罗杰斯自传的出版社,是华章经管出版公司,所以我们今天感谢他们,同时我们也非常感动许多天津的老领导专门过来。一个是天津前副市长梁肃先生,天津滨海高新书记张世军先生,高新管委会副主任刘力女士。感谢大家。

  首先大家对吉姆·罗杰斯非常好奇,我们首先请吉姆·罗杰斯能用他独特的语言讲述他的经历和他关于投资的观念,有请吉姆·罗杰斯先生。

  吉姆·罗杰斯:谢谢。各位下午好,我是第一次来天津是1990年,当时就是让我感觉到非常兴奋的城市了。1999年我第二次来到天津,那时候天津就更加繁荣,更加富强,让我感到很兴奋。13年之后我再一次来到天津,让我感觉到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兴奋,你们比以前变得好了很多。看到从最开始踏入天津到现在的22年时间,天津有这么大的变化,让我感觉非常的高兴。而且今天我个人非常高兴能够看到中国金融博物馆跟我们共同参与这样一个项目,因为我一直跟我的学生和我的同仁讲,如果你在任何一个领域工作的话,一定要学习历史。

  我们的中国金融博物馆对于中国的文化、历史、金融都有非常广泛的涉及,可能在座有一些人知道我第一次到中国的证交所是1988年,当时就像一个小麋鹿,有一个小房间,那就是当时的中国。中国的证交所在过去22年出现了巨大的发展,中国的金融体系在最近这么些年出现了非常快的发展,有H股,有股指期货等等。今天我非常高兴能够结识聂先生,是他让中国的金融交易有了新的开创。之前我一直不明白中国的金融体系为何如此快速的发展,今天看到聂先生我就明白一二了。因此,今天来到天津真的让我感到兴奋的原因有太多了。接下来我还会谈一下这个《水晶球》这本书,是杨青给我写的个人传记,当然今天谈的不仅仅是这本书了。

  在几年前我当时的未婚妻现在我的妻子跟我穿越了很多国家,进行了世界旅行。当时我们是穿越了116个国家,历时三年。也是创造了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告诉大家作为一个对冲基金的经理,也可以创造这样的记录。从冰岛开始吧,欧洲、土耳其、中国、韩国、日本,另外西伯利亚、蒙古、俄罗斯,最后又回到欧洲。我到了32个非洲国家和东南亚、澳大利亚、新西兰,另外,南美、中美后来到了阿拉斯加。后来我们是到了美国的南部结束了此次行程。因此,花了三年的时间穿越245000公里,过了116个国家,大家可以想象在我们最终回到家的时候,的确觉得有点累了,所以要休息一下。后来就出现了一个休息的后果,就是有了一个小女孩。

  以前我没有过孩子,我觉得养孩子这件事是浪费时间、金钱和精力,我当时想永远不会有孩子,而且我觉得那些有孩子的朋友我都替他们感到惋惜,后来证实我是百分之百的错了。这个小女孩给我如此之多的乐趣和兴奋,我几乎每天都无法厌倦她,她给了我太多的感觉。如果今天在座还有哪位同事没有孩子的话,我敦促大家今晚回去就把这件事做了,如果可以的话,你休息一天把这件事完成。当然,现在这样的时景的确有些艰难,但是我觉得在这方面花一点时间是值得的。

  今天我下午主要想跟大家讲一下我自己的人生和生活,不想就其他人的事情做更多的评判。当我真的跟大家说孩子给我带来很多人生乐观,你们也应该有孩子的时候,我是真心说这句话的。所以有了第一个小女孩之后,后来我们又小小的休息了一下,你看现在有两个孩子了。我也想跟大家分享一个两分钟的视频,看一下在世界旅行是什么样的感觉。可能知道我的一些朋友会了解,我在世界旅行是做了两次,一次是花了两年时间,用我的摩托车,第二次是在我的汽车里面,历时三年。最近有一个调查,就是说在全世界很多地方都问人们的梦想是什么,不是说每个人的梦想,但是大部分的梦想的排行,就是说我们要休息一下,带上你的汽车全世界进行旅行。所以我希望今天在座各位,都已经赚了这么多钱了,稍微休息一下,也应该进行全世界的旅行。

  其实从我这样一次旅途中我学习了很多,但是我还是希望把我见闻中,让我感觉到最深刻的给大家讲一下,首先在21世纪,有一个国家正在兴起,这就是中国。在西方世界,以及全世界大部分人,真的不太了解中国崛起的历史前提,或者她现在发生的改变有哪些。19世纪是英国的世纪,20世纪是美国的世纪,21世纪将是中国的世纪,很多西方人不喜欢这点,但是我觉得他们真的无能为力,因为中国已经崛起了。中国在它自己的发展历史中有三到四个非常伟大的时段,当然也有三四个不幸的时段,我想在全世界来讲,中国是具有这样过程的唯一的一个国家。

  埃及曾经一度兴旺,罗马曾经一度辉煌,英国也曾经一度打遍天下,但是只有中国它是有三到四次的这种伟大的历史繁荣期,每一次你们在衰落之后又兴起。1978年这是一个非常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邓小平决定对这个国家采取一些新的措施,接下来的故事大家肯定知道的,在过去30年发展最成功的国家就是中国。在我跟西方人讲话的时候,我觉得现在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他们自己的孩子以及孙子学中文,因为我就是这么认为的,中文将是21世纪最重要的语言。其实我并不是在大家面前侃侃而谈,我两个小女孩讲的中文跟中国的女孩讲的是一样的。五年前我卖掉了我纽约的房子,搬到了亚洲区,我觉得我留给她们最好的技能就是让他们非常流利的说中文,当然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也可能会有一些挫折和后退。在19世纪美国不断崛起的过程中,也经历了很多的挫折。比如说有内战,也经历了15次经济衰退,当时在美国也没有什么人权和法制,不定期在街上都可能出现屠杀的情况。尽管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到了20世纪美国还是成长为世界上最成功的国家,所以中国肯定也是有自己的问题,在它的崛起过程中,我也不知道这些问题是什么,为什么这些问题会出现。但是我对中国有着非常大的信心,我坚信中国在21世纪会成长为最成功的国家,所以大家在正确的时间点上,正确的地方出现了,所以你要教你们孩子中文。

  当然,我们今天也可以谈一下中国的故事,我是有中国的股票的。我第一次买中国的股票是99年,每当中国股票价格下降的时候,我就会买入一些,我在05年也买入了一些中国的股票,上一次是2008年11月的时候我也买了一些,如果中国的股票市场有个大的下降的话,那我有计划再买入更多中国的股票。我从来没买过中国的A股的股票,但是我买过中国的B股的股票,买过H股的股票,新加坡的股票也买过,我刚刚说的这些股票是更便宜的股票。对于中国股票方面的投资,可能跟我在世界其他地方的投资的时候,这个战略有稍微的不同,买中国的股票不是为了所谓的今天买改天卖,我买中国的股票主要是想留给我的子孙后代。我希望有一天我的子孙后代在我过世之后,拿到这样的股票,说那个老头当时还真的挺聪明,正是因为他我们这个股票才没卖出去,现在值了大钱了。

如果你要想买,比如说美国的1912年的股票,一开始可能觉得赚了很多钱,可是你真的握了几年之后那时候你就傻眼了吧。今天我不想给大家所谓的,叫非常好的建议,但是我可能想跟大家说,如果我下次买中国股票的话,我的确会看一下中国政府的行动有哪些。我对中国的五年计划也一直进行研究,也就是说我要看一下不论中国政府花了多少大的价钱,投入哪个行业,我就会跟进到哪个行业,如果中国政府花一千亿治理环境,污水改造的话,我也希望把我的钱放在这样的行业里。如果中国政府给了那么多的刺激措施鼓励农业发展的话,那我也会对农业有兴趣,买入农业的股票。可能有人会觉得五年计划是比较枯燥的东西,但是我觉得五年计划的确还是能给我们很多的启迪,告诉我们投资的方向。而且你们的政府现在在自然资源这块还做了很多的工作,花了很多的力气,不只是在中国国内,在世界很多地方都在开采自然资源。

  我的确对大宗商品还是非常热爱的,而且现在全球的自然资源是处于一个短缺情况,所以我对大宗商品还是保持着很好的乐趣。我的孩子她手里没有所谓的股票和债券,当然她手里有所谓的商品,我就讲到这,接下来大家有什么问题,在聂庆平先生讲完之后,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回答,我可以回答任何的问题,我可以告诉你蜜月之旅都到哪几站,或者告诉大家如何赚钱,如何赔钱,总之你有什么问题我都乐意回答。谢谢。

  王巍:吉姆·罗杰斯告诉了大家多姿多彩的生活,过去20年来他始终如一的看多中国,那今天看,因为当年中国比较落后,似乎并不是太难的事情,但是经过了中国30年发展之后,中国出现了很多问题,世界上很多人在说,中国第一环境污染,第二政府投资太多,民间资本出局,第三又存在着很多的进入市场障碍,在全球收购又出现问题。面对这样多的困惑,你是不是仍然看多中国,那你如何来看中国后发展年的发展?

  吉姆·罗杰斯:的确,中国成长可能会有一些问题,我承认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我的孩子不会停止学中文,转而去学丹麦语言吧。中国的污染的确比较严重,当时我之所以没有选择在中国做,而是选择在新加坡,就是因为污染这个问题。哪里有问题哪里就有机遇,大家都知道阴阳吧,当有污染的时候,就会有清理公司在清理污染的时候赚大钱。其实每个个人的成长,每个家庭的发展,每个公司的成长,以及国家的兴旺,这个过程中都是有问题的,但是还是有兴衰的,所以我觉得这些问题,只要能得到解决的话,即便我们说在一个国家或者是人民成长的过程中,有一些问题,但是也不会阻挠你们成功的进程,我当然担心刚才谈的问题,但是我觉得他们是会得到解决的。

  王巍:聂庆平先生是中国证券界的元老,他是一个内部人士,长期参与政策制定,去年写了一本书叫《看多中国》,我想请聂庆平总经理谈一下,你怎么评价吉姆·罗杰斯刚才说的,你看多中国的核心的内容,希望你讲一下你的要点。
  聂庆平:非常谢谢王巍先生邀请我来参加这个活动,也特别感谢华章经管,今天也非常有幸能听到罗杰斯先生说他的传奇人生,以及他的投资经验。

这本书是我在纪念中国资本市场20周年写的,这本书应该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历史,第二部分是关于中国金融的发展战略和资本市场的战略。刚才吉姆·罗杰斯先生也谈到了,他八十年代末到过上海的静安股票营业部,这是历史的故事,怎么回顾一下我们中国金融怎么来的,这个我不讲太多。

  我想吉姆·罗杰斯先生提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说中国走到今天,那么我们身处在一个什么样时代,我们有哪些战略性需要我们选择的。谈到中国是世界货币的池子,其实我们中国在明朝的时候已经是世界的货币的池子,因为当时全世界的白银大概有三分之二都流向了中国,现在你们看,中央银行的美元储备是世界最多的,达到3.2万亿。可能你们每个人都会感觉到房价也在涨,物价也在涨,股票会不会涨,这都是一个新兴市场转型过程当中的一个拐点。这个拐点你掌握的好不好,就决定了这个国家能不能顺利崛起,或者是像吉姆·罗杰斯先生说的长期看好中国这么一个基本判断的过程。为什么看多中国,我觉得至少有这么几个理由。

第一我们不能低估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以及它的严重性。那么大家听很多关于全球金融危机的问题,这一次金融危机玩的是什么,有多大的严重性。其实美国金融危机的最大的问题是出在它的整个金融体系是由将近50%的贷款是用在房地产的贷款当中。另外,美国的金融体系当中的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进行了的金融衍生品的交易,主要是CDS和CDO,那么说的很简单就是什么,就是把一种资产的违约的可能性,把它做成了一个合同,而且做成一个合同以后,通过转嫁这种合同的违约性而产品的衍生品交易,而且这个交易都是在场外进行的。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高峰时期,它的市值有多少呢,根据世界清算银行的统计将近有605万亿美元,那么进入2008年和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这个市值还有多少呢,只有25万亿美元。这么大一个资产的缩水是多少,是将近500万亿美元,这是一个什么概念?美国的GDP一年14.8万亿美元,欧洲加上整个全欧盟16万亿美元。这么大一个金融资产的窟窿和缩水,用美国现有的经济是很难完成这个金融泡沫的,所以才有了欧债危机。这些所谓的CDO和CDS,都是在金融机构之间进行交易的,而欧洲的任何一家银行,资产规模都相当于单一GDP国家的总值多少倍呢,三到四倍,所以欧洲任何一家银行不能倒,希腊的银行不能倒,西班牙的银行业不能倒,所以这就是摆在全球金融危机的状况,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一点。

  但是,这是从国际这一面来看,刚才吉姆·罗杰斯先生讲了,19世纪是英国,20世纪是美国,21世纪是中国,的确中国现在站在这样一个历史拐点上,因为我们有全球第二大的GDP,我们有全球第二大资本市场,我们有世界上比较多的制造业。我们中国也可能一个很重要的战略,就是要不同于其他国家的金融战略,就是说在这个经济泡沫化的过程当中或者经济转型的过程当中,由于中国是一个很大的,有自身地域的国家,应该说我们在这方面应该是什么样的金融政策,在我这本书里也有一些论述,因为时间关系我不展开讲了。比如说全球金融体系的演变,包括资本市场的国际化,包括证券业的对外开放,包括金融监管和创新的关系,包括市场的发展。所以总的来讲,我的观点就是说,从中国自身发展来讲,我们走了一条,借鉴了国际惯例,也结合自身的发展,这个发展的道路,资本市场产生的过程,应该是我们21世纪中国金融的一个重要的战略。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我认为是看多中国的。谢谢。

  王巍:聂庆平先生有一个最新的头衔是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这个公司即将成立,它主要是给投资银行,也就是证券公司提供融资的公司,所以我介绍他的时候我就开玩笑,我说聂庆平就是中国证券界的格林斯潘,当时有人说他不是格林斯潘,我看了杨小姐写的自传里,他多次对格林斯潘进行批评,而格林斯潘曾经在十年之前被称为一个神化的人物,所以我们想听听吉姆·罗杰斯先生,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吉姆·罗杰斯:格林斯潘他就是一个政府官员,他在华尔街也不是多么成功,因此他后来决定还是留在政府里面工作吧。每一次出现问题的时候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多印钞票,把他华尔街的朋友救赎出来。但是我觉得游戏规则是什么呢,你做了一个决策,如果你做了一个错误的决策就应该破产,然后从头再做。

  每一次出了问题之后,大家都会给格林斯潘打电话,说救命,赶快再给我点钱吧。其实说一个不会失败的公司,就相当于没有地域的宗教一样,有的人就不是特别聪明,然后他经营这样的公司,出了这样的失误,出现了问题,那我们看到格林斯潘还是没让他死,还是印了很多的钞票,说了很多的泡沫,比如说有方差泡沫,有网络泡沫,然后有消费泡沫,总之,我们好像度过了一个泡沫,其实现在我们都是为格林斯潘这么多泡沫在买单。

的确,在北美也对格林斯潘也是有很多的尊崇,他在公关方面做的很多,显而易见他在中国做的也不错。其实我定居亚洲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格林斯潘。1920年到1930年,我们可以世界中心从英国转向美国,然后因为金融危机使美国变得越来越糟糕,当时从英国到美国的转型还有政客方面的错误,现在我们看到这个中心是从美国转向亚洲,这里面有金融危机的原因,当然也有政策的存在。我觉得最可以信赖的国家有中国、日本、新加坡,而且最大的债务国是美国。那债权债务之间出现如此大的转化,25年之后美国已经成为历史上最深陷债务的国家了,当然这不不能把全部原因归咎于格林斯潘一个人身上,所以千万不能把我们聂庆平先生叫中国的格林斯潘。

  王巍:请聂庆平先生再正确表达你的公司目前做什么,你期望它未来在中国起到什么作用?

  聂庆平:罗杰斯先生见到我第一句话问中国可不可以进行股票卖空,我说中国已经可以了,因为我们的融资融券,这个融券就叫卖空。如果说它会跌就叫空,如果你看空了,你还借股票把它卖掉,这个就是叫卖空,所以如果你看到一个股票要跌的时候,或者你分析它的基本面很差的时候,你可以提前借股票把它卖掉。在美国是有卖空的,因为美国从有股票市场一开始就有大量的股票卖空,从1929年到1933年的大危机当中也有大量的卖空,如果大家关心金融消息的话,大家知不知道,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时候,大家都要卖空美国的金融股的799金融股的股票,为什么要卖空,就是刚才我前面讲的,因为美国的金融机构有这么大一块窟窿,而且美国的AIG是对所有银行交易都是提供了巨额的保险,所以美国的投资者一旦发现没多的次贷发生危机以后,他们就立刻知道所有的金融都会股价大幅下跌,所以就会大量的卖空。而且美国是一个分散的制度,不是集中的制度,是通过在柜台上的做的卖空制度,这样就意味着可以在一天之内,把这个股票卖空的交易量可以无限放大,所以最后美国的证监会没有办法了,只有实行最行政的办法,就是禁止你卖空。那么我们现在就是说,本来我们也是酝酿这个融资融券很久了,一直没有启动这个试点,就是因为有金融危机,那么我们在2010年的3月31号,中国已经启动的证券公司的融资融券,融券就是这个卖空,我们的转流通就是负责对证券公司的融资融券,当他们资金不足的时候,通过这个公司给他们提供资金,这个就叫转流通,王巍先生说我是为证券公司提供服务,这个是对的,但是不是中央银行,也不是格林斯潘,我也没有那么高的地位和声望。谢谢。

  吉姆·罗杰斯:我想大家以前对做空这个词不是很了解,但是它是我们金融体系里面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不管你是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就是相当于在整个事情变得非常疯狂的情况下你来做的工具,也就是说你认为一个事情会贬低,然后你卖掉,真的价格下来的话你在这里面会大赚。不是所有的事情一直都是往上涨的,有一些东西的确是往下降的,所以说卖空也是我们自保的方式。其实它可能并不像听起来的那么奇怪,因为毕竟有很多人都会犯错误的,如果你能从别人错误里面抓到机会的话,是可以赚钱的。每一个人在你们一生过程中,不同的时间点,都有做空的经验或者体会,不管你自己现在知不知道。
举个简单例子,如果你觉得大连足球队和北京足球队打一场比赛,如果你认为北京足球队会输,你就把钱压在北京足球队输上,这就是一种卖空的形式。所以我觉得大家真的应该好好了解一下卖空这种机制,大部分人都是不太懂什么是卖空,而且你们应该真的感谢一下聂先生为我们中国引入了这样的卖空机制。

  王巍:听上去吉姆·罗杰斯先生在替聂庆平的公司推销,而且聂庆平刚才没有出广告费讲了一大堆广告业务。感谢两位介绍现代金融的机制,我看了这本书《水晶球》,有一点小八卦的内容,刚才一谈到吉姆·罗杰斯就会自然谈到索罗斯,你们年轻时都是巨星,然后你去周游世界,换太太,养孩子,他去玩英镑,玩泰铢,又推动对冲交易,走了不同的道路。而且看到这本书,你对索罗斯有一些道德上的批评,你今天怎么看,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索罗斯到过天津两次,我带过来的。

  吉姆·罗杰斯:我也不知道了,都是32年前的往事了,我也对我的第一任妻子还有点抱歉呢,时间真的已经远了,我都忘了我第一任妻子是谁了。

  王巍:OK,那么我们说一下麦克,那么今天麦克推动的高收益债券正在中国开始,他刚刚两个月以前到中国来,你认为他当年在美国起了什么昨天,今天在债券方面起什么作用?

  吉姆·罗杰斯:首先麦克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的确在美国推动了高收益的垃圾债券,不过好像当时人们对他的反响不好,因此也没有很好的发展。非常幸运的是,后来他选择离开了公司,他后来入狱了,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把他当做一个典范来谈。其实我挺喜欢中国的方式,如果有人犯错误他要为自己的事情买单,可能要入狱,我觉得美国也应该是按此法炮制,也就是说在美国很多人真的应该锒铛入狱的。所以我不能把他当做一个典范跟大家说,但是我的确想告诫大家,有些人很聪明,做了一些事情,但是如果不小心的话,很有可能接下来事情的局面会超出你的控制范围,产生错误。所以我觉得中国可能也有很多聪明的人,比如你看历史里面有一些人很聪明,他做了一些事情,后来收不住手了,没有办法,控制之后越来越猛,然后就猛过头了,我觉得麦克这个人非常聪明,猛过头之后我还替他非常高兴的,现在他做正确的事情了。

王巍:谢谢,他是中国学习的榜样,也激励了很多人,刚才您丰富的人力经历和对市场的看法,也会让我们一些人有一些新的想法,我想在观众当中请几位嘉宾和观众提问题。

  提问:谢谢主持人。吉姆·罗杰斯先生,我想问的问题是,你将来对中国的经济非常有信心,但是我们普通的公众对中国的经济包含焦虑,都认为中国经济有一些风险,你认为中国经济运作的风险大吗,另外你主要关注中国的政策,你提到十二五规划,今年三月份的时候,中国政府工作报告今年的GDP增速保持在7.5%,把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过来,但是上个月我们注意到我们政府批准了湛江港的项目,在这种政策无所适从方面您怎么办?

吉姆·罗杰斯:投资确实有风险,如果有任何人告诉你投资没有风险,你就应该当场走人。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没有哪个事情是你投资没有风险的。但是现在在中国你们有房产泡沫,就我所知,你们的政府是希望用正确的方式把这个泡沫给刺破,你们通胀是很高的,你们希望能够停止通胀的猛涨,所以这里面肯定有人会遭殃,也就是说有问题在校正的过程中,肯定有一部分人在这里面遭受到很大的影响。但是我在看中国的时候,我在这里担心不是中国,我主要担忧的是西方。我觉得在2013、2014年,西方的经济体肯定会进一步放缓,包括美国、欧洲这两大经济体,美国经济体加上欧洲的经济体,是中国经济体的十倍之多。因此,不管在中国你们内部做的工作有多么出色,当一个外部大于你十倍的经济体出了问题的话,对你们肯定会产生影响,这里面中国有些人肯定会遭受到很严重的影响。在接下来一年或者是两三年的时间,跟西方有打交道的人肯定会看到西方会有一些更糟糕的局面产生。如果你要在中国,就会看到中国内部也有一些问题,但是我知道中国政府也是采取了非常积极的措施,在接下来一两年会有进一步的校正。我觉得在这里面我觉得还是有一些可以做的事情,比如向聂先生学习,学习如何做空,保护我们自己。可能这个市场表现就会有各种各样,好像是比较相互矛盾的信息或者措施,但是是取决于你自己来分析一下,然后把它们理顺做出自己的判断。在任何投资环节都会有不同的观点在影响你,这个就需要你自己来理清。所以这个问题没有一个简单的回答,如果你有简单的回答可以给我写信。

  王巍:好,谢谢。还有什么问题,这位女士?

  提问:谢谢主持人,非常感性听到吉姆·罗杰斯先生非常看好中国,我的问题是,您看好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吗?另一个问题,你刚提到哪里有问题哪里有机遇,中国目前出去海外并购,您认为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是捡到了馅饼还是陷入了陷井?

  吉姆·罗杰斯:你叫什么名字?

  提问:刘晓军。

  吉姆·罗杰斯:我们会知道答案的,因为的确有些人他在海外进行并购会买到非常好的商品,但是有些人就会出现灾难性的错误。我可以告诉你,在美国他们做了很多的研究,结果就是说在大部分情况下,公司这个人比买公司这个人要聪明。比如说,有一个企业它很多年一直成功,后面想往外卖,但是买他这家并不如他自己了解,所以我这里面不只谈中国人,就是任何让想买其他公司的企业主都要小心。更多的做法就是建立你自己的公司,慢慢的做大做强,就是叫绿地公司。买别人的公司是一个更简便的做法,但是往往也会存在很多的问题。就我所的,大部分的情况下都是买家不如卖的聪明。

  王巍:还有什么问题?

  提问:吉姆·罗杰斯先生,我在您的书上看到,之前您预言华尔街的投资银行会消失,之前有一个说投资银行宁愿做IPO不愿意做并购,因为前者会赚更多的钱,对于中国的银行您有什么建议?
  吉姆·罗杰斯:您是给投行工作的吗?

  提问:不是,我是做PE的。

  吉姆·罗杰斯:那更糟糕了。在2008年之前我是卖空美国的投行的,之后金融危机就垮台了,有些人就到一无所有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再跟大家说,应该向聂总学习,学习他做空的方法及如果你一旦发现他不会有很好的前景,你就可以卖空它。我对中国投行的建议就是说不要太过骄傲,不要借太多的钱,美国的投行业就借了太多的钱。第二别雇佣MBA项目里面的学生,MBA毕业的学生总觉得他们自己知道很多,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走美国这条老路,特别的骄傲,扩张的非常快,借贷了很多的债,也是希望大家能够谨慎一些。过去两天是发生了两件事,今天有人告诉我,中国现在最热的一块就是私募,不管在哪一个金融市场上,我听到有人跟我说,说现在有如火如荼发展的领域都会让我感到非常的心焦。在中国有很多发展好的领域,但是某一件事情如果发展的非常好的时候,你一定要小心再小心。昨天我参加了杭州的一个会议,当时是中央电视台马洪涛在主持,马先生就告诉我说,他的财经节目因为是报道股票的,收视率越来越低,是因为中国大众对中国股市的兴趣越来越低。当时他跟我这么一说,就让我感到心头一振,因为正是大量的人离场的时候,就是我要去看看是不是有机会的时候。如果有人跟我说,现在中国私募很多人的时候,我当时就觉得这是我要避免的领域,我要做空了。所以我希望大家千万要有这样一个概念,当所有人都感到兴趣的时候,可能就是你要离开的时候了。

  王巍:谢谢,聂庆平先生多年担任过中国光大证券的总裁,也是做证券公司的,是不是您也发表一下意见,对中国的投资银行行业和PE行业有什么看法?

  聂庆平:PE和做并购是收的成功费的,投资银行业做IPO,这个收的是IPO的费用,所以我们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最大的差别是什么,投资银行就是把企业未来收益把它转化成股票的形式,然后卖给投资者,这个是投资银行要做。所以在金融分类上为什么叫保险、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差别是什么,投资银行是对企业未来的收益股权化卖出去,商业银行只关心企业的现金流量,它是个债权关系。保险是对未来的不确定性,确定一个赔付率,所以中国的投资银行业是这么一个情况。我还可以告诉你,中国的投资银行业,现在应该说比境外的投资银行业监管的更严格也更审慎,你可以看到美国的高盛银行摩根也好,就是美国的金融体系没有对他们进行严格的监管,所以对中国的投资银行业应该充满信心。

我还想跟大家说一个,好像说总认为中国的经济有多大的威胁,其实中国的经济,刚才我讲了,罗杰斯已经说了,可能未来两三年的结果,他没有直接说出来,实际上是欧美经济在未来两三年是有可能出现崩溃的结果,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不看好中国,为什么每年有8%的增长率还不看好,而且有这么大消费。我到过美国的最郊外的超级市场,你可以看到中国的牛仔裤卖多少钱一条,大家能想象到吗,就是相当于波士顿小镇上面买一个裤子,可以用1.5美元买到一条就是美国人可以廉价的享用中国生产的纺织品。中国有这么大的市场,这么大的消费,所以说我们政府提出要调结构转内需,就是意味着中国会根据中国经济自身发展的需要来发展,这种情况下我们保持8%以上的增长速度我们难道不看好中国,这也是大家要去想的东西。我就讲一个金融战略问题,这个战略既和政府有关,和企业有关,也和你们每一个人有关。应该说我们是创造价值投资,美国人价值投资,按照外国的统计,从本世纪初到美国高盛的时候,美国的银行股几乎涨了一千倍,电讯股都涨了,就是美国经济在增长的过程当中,它的资产价格也在增长。中国,我相信也是这样的情形,我觉得这是一个要衡量的,不要过多悲观的看空中国经济。

  王巍:谢谢。这本书就是今天我们要推荐的两本书之一,《水晶球》,这是中国的财经记者写的,为什么一个中国的财经记者写一个老外的书,在中国这么多英雄倍出的时代写了这样的书,所以今天能不能请作者来讲三分钟你为什么要写这本书?

  杨青:谢谢,这是我是为我父亲写的,如果不是我父亲生前这样一个夙愿,我可能不会写这本书,我为什么要写他?我觉得在他身上有很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学习的,因为他是来自美国南部的农村,用我们这里的话讲是从农村出来的,是农民的孩子。他靠自己的努力,没有背景,他走进了耶鲁大学,而且获得奖学金,然后到牛津大学学习,最后到华尔街,他最开始投资的时候是输掉了他所有的积蓄,但是他很快从失败中取得经验,然后慢慢努力,最后和索罗斯创建了量子基金。量子基金十年来回报是4200%,所以他所有的努力,我今天在车上来的时候还跟他讲,很多投资者他总觉得,什么东西涨了,而且很厉害,这个发展的很好,我一定要买,总是说高买低卖,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人会亏钱的道理。而当很多人在丢弃一些东西,或者看不起这个行业的时候会舍弃它,那么很多精明的人,像吉姆·罗杰斯这样的投资者,他是在我们感到恐惧的时候他入场,所以这就是我们大家都要学习的很大的经验。我写这个书更基于他对很多事情他要去看,他去旅游,在国外有很多人不喜欢他。他在量子基金有很多辉煌,在西方的金融界还有一个是以做空著称。他预测了1987年的股市崩盘,我写这本书第一是送给我的父亲。第二从吉姆·罗杰斯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为了写这本书他有25箱的个人所有资料,全部从纽约空运到中国。

写这本书让我也学到了很多,让我更感动的是在于,一个美国人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他来到中国,三次横穿中国,我相信有很多的国人可能也没有这样的机会走遍中国很多农村,他在美国不遗余力的在唱多中国,在介绍要你的孩子学中文,到中国去投资,甚至在2007年我采访他,他跟很多媒体都说。

  梁肃:今天吉姆·罗杰斯先生和聂庆平先生,他们的主导是唱多中国,我也希望大家能够很好地来听取他们这些意见,也希望中国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

  张伟力:首先要感谢滨海高新区的领导,给我们提供了那么好的场地,还要感谢金融书院请到重量级的嘉宾,让大家一起分享思想的盛宴,以后我们希望这样的活动在天津越来越多,有更多的交流,让天津有更好的发展。谢谢。
  王巍:还有一项,我想请刚才给吉姆·罗杰斯提问的四位先生和女士,请你们和吉姆·罗杰斯一起照相。


Source/Extract/Excerpts/来源/转贴/摘录: 搜狐焦点网天津站
Publish date:09/06/12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Warren E. Buffett(沃伦•巴菲特)
Be fearful when others are greedy, and be greedy when others are fearful
别人贪婪时我恐惧, 别人恐惧时我贪婪
投资只需学好两门课: 一,是如何给企业估值,二,是如何看待股市波动
吉姆·罗杰斯(Jim Rogers)
“错过时机”胜于“搞错对象”:不会全军覆没!”
做自己熟悉的事,等到发现大好机会才投钱下去

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

“犯错误并没有什么好羞耻的,只有知错不改才是耻辱。”

如果操作过量,即使对市场判断正确,仍会一败涂地。

李驰(中国巴菲特)
高估期间, 卖对, 不卖也对, 买是错的。
低估期间, 买对, 不买也是对, 卖是错的。

Tan Teng Boo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defensive stocks.Every stock can be defensive depending on what price you pay for it and what value you get,
冷眼(冯时能)投资概念
“买股票就是买公司的股份,买股份就是与陌生人合股做生意”。
合股做生意,则公司股份的业绩高于一切,而股票的价值决定于盈利。
价值是本,价格是末,故公司比股市重要百倍。
曹仁超-香港股神/港股明灯
1.有智慧,不如趁势
2.止损不止盈
成功者所以成功,是因为不怕失败!失败者所以失败,是失败后不再尝试!
曾淵滄-散户明灯
每逢灾难就是机会,而是在灾难发生时贱价买股票,然后放在一边,耐性地等灾难结束
  • Selected Indexes 52 week range

  • Margin of Safety

    Investment Clock

    World's First Interactive Investment Clock